葬身於腐海

[律茂] 入戏 01—02

欧洲之光光光光光

娱乐圈au

*注意:小学生文笔,ooc大概很严重

大概是超能力等值换成演技


01

       小孩愣愣地坐在化妆桌前,有一下没一下晃着腿。熟悉他的化妆师一下就知道他又在发呆,直接夹起他有些厚重的刘海,“龙套,快到你的戏了,我来给你上下妆。”

       男孩听到“戏”一字回过神,顺从地闭上眼睑微扬起嫩白的脸让她给自己化妆。“今天律和师匠会来探班。” 他这样想着,“要表现的好一点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化妆师给他上好妆后就和别的剧务人员聊起八卦,茂夫又像之前一般静静地坐在椅子上脑内反复过着剧本。熟悉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,突然出现的男子热情又不失风度地给大家送小零食。茂夫还来不及打声招呼男人就拍拍他的头表示还有工作,拜托大家对他多多照顾后就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头发有些乱了。男孩盯着镜子里的自己被揉得卷翘的头发,犹豫片刻后叫了化妆师。女人打量片刻后说:“挺好的,贴近角色。”

       因为他演的是一个自闭症儿童。


02

  

       茂夫演的太投入了。

      他的手被摔碎时溅起的玻璃扎出了血,却还是忘我地“发着疯”。围观的剧务人员,甚至别的演员看着他充满张力的表演都有些震惊。不,那不像是表演,简直是被剧中人物附体了一般。这几条戏过的异常顺利,导演意犹未尽地看着摄像机里的回放,同他对戏的演员还有些心悸,茂夫却一动不动站在原地发呆。

       刚到片场探班的影山律看到的就是自家哥哥手心留着血,定在幕布前一动不动的样子,顿时心底一紧。于是快步走上前牵起茂夫没受伤的手,抬头看着的对方被刘海遮挡大半显得有些阴郁的脸,轻声唤他哥哥,对方却像人偶一般不做任何反应。影山律看导演在清空现场了便直接半拉半拽把自己哥哥带出房间。

     “你哥哥怎么了吗?”化妆师看茂夫出神的样子与往常不大一样,又瞧见他手上的伤口不禁有些担心。又朝着里边一间屋子指了下,“那边是医务室,不过不一定有人在,要我帮你哥哥处理吗?”

       影山律笑着把人拉得更紧,说:“哥哥好像有点低血糖了。不是什么大伤,处理的话我会帮哥哥的,谢谢姐姐。”

       与化妆师挥别后律急匆匆带着茂夫进了所谓的医务室——只是有一张供人休息的小床和一个医药箱罢了。又急急地叫了几声哥哥没得到回应后律心底的不安更重了。他还记得对方和自己说过:“有时候拍戏会感觉身体不是自己的,或者跟睡了一觉一样”。

       所以,现在哥哥不是哥哥的吗。想到这里影山律有些害怕了,毕竟他还是一个八九岁的孩子,咽了口唾沫尽量让声音不发颤,小心翼翼地看着他说:“哥哥,我是律啊。是和哥哥最亲的……”说到一半影山律发现对方也看向了自己,于是鼓起勇气说了下去,“是和哥哥最亲的弟弟。”



       一秒。 

       两秒。

       三秒。

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茂夫还是没有理自己,唯一和之前不同的就是那紧盯着的双眼,律也只好作罢,失望地垂下了脑袋。正寻思着怎么把这件事告诉父母时,哥哥扑了上来。“咦,原来有用?”律下意识嘟囔两句。

       突然后脑磕到床脚传来了剧痛,脖颈被死死勒住最后一丝氧气也要消耗殆尽,指甲把掐自己脖子的手刮出血也掰不开。'好疼啊哥哥'这大概是律在最后一刻大脑中仅存的想法了。


评论

热度(3)

  1. 葬身於腐海光光光光光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欧洲之光光光光光